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When The Sun Goes Down(2)


     “柠檬雪宝——巧克力蛙——吹宝超级泡泡糖——说真的,你就不能让我直接进去吗?”
      滴水兽石雕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好吧。”克莱尔泄气地站起身,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所知道的食物,“比比多味豆,柠檬汽水,霜糖羽毛笔,冰耗子,蟑螂——教教教教教授?”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琼斯小姐?”赤褐色长发的巫师站在洞开的门前,略带疑惑地看着她。
    “啊不是——不对,我的意思是我是,那个……”克莱尔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天哪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的眼睛好蓝!
     他的腰好细!
     我是不是看起来很蠢!
    她结结巴巴地说着,在心里给了自己两巴掌,总算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我看到了一些事情,我想您应该了解。”
      蓝眼睛透过半月形镜片审视地盯着她。“跟我来吧。”几秒钟后,阿不思·邓布利多说。
     克莱尔跟着他走上盘旋的石阶。校长室里,宽大的办公桌上做工精致的银器嗡嗡作响,喷吐出银白色的烟雾,历代校长在墙上的画框中沉睡着。阿不思挥了挥魔杖,一把高脚椅凭空出现在地板上。
       “茶,咖啡,还是热巧克力?”他眨了眨眼睛,“我比较推荐热巧克力。”
       “那就这个吧,谢谢您。”克莱尔抱着杯子坐下。柔软的坐垫和热饮成功安抚了她紧张的情绪,她深吸一口气:“学校里有人要对您不利,教授。”
      阿不思对这句话的反应很是平淡。他交叠起食指,撑住下巴——和斯基特相似的动作放在他身上显得格外赏心悦目。“是谁呢,琼斯小姐?”他用一种甚至称得上饶有兴趣的态度问。
     “是……海因茨,”克莱尔回忆了一下,“狄安娜,海因茨,那个德国来的女生。今天……”她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向梅林起誓,她一开始真的只是想把对方的东西还回去而已,可在三把扫帚看到的人却让她不得不产生怀疑。她不敢坐得太近,因此只听见了一些零散的对话,但其中的信息量已经足够令她感到震惊了。
     因为那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知道的。她咽下这句话,不安地抬头看向流言的中心人物。
     阿不思轻轻敲击着桌面。“很有意思。”他评价道。
    “您不相信——”
    “琼斯小姐。”阿不思温和而不容置疑地打断了她的话。他站起身,推开窗户,一只雕鸮裹挟着大风飞了进来,停在他的肩头。阿不思没有用魔杖,桌上的羽毛笔自动弹了起来,匆匆书就了一张便条。阿不思把羊皮纸拴在雕鸮的脚上,那猛禽亲昵地蹭了蹭他的手指,展翅飞出了窗口。
      “我们不妨来听听另一位当事人的意见吧。”他重新坐回桌前。



      来自校长的亲笔成功在狄安娜抵达食堂之前截住了她。踏入校长办公室的一瞬间,她暗地里咬紧了牙关,表面上却仍是一片坦然。
      “晚上好,教授。”她动作优雅地掸了掸袍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请坐,海因茨小姐。”阿不思说,“要喝点什么?”
     “茶就好,谢谢。”狄安娜彬彬有礼的回应。
       茶是好茶,不过只怕里面的吐真剂就不怎么友好了。她在心中冷笑,不着痕迹地用袖中魔杖轻点飘到面前的茶杯,矜持地抿了一口。“那么,教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不思挑了挑眉。他的目光并不带任何恶意,却十分锐利。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狄安娜突然有了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这让她感到了隐隐的恐惧。
      不要紧,摄神取念咒哪怕是我来用,都必须使用魔杖。她不住地扫视着阿不思搁在一边的魔杖,安慰自己。
     在她忍不住再次询问之前,阿不思终于开口了:“只是请斯莱特林最优秀的学生喝杯茶罢了。”
      那种锐利的目光消失了。狄安娜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后背居然已经被冷汗打湿了。这让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恼羞成怒,她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感谢您的好意。”她一字一句地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