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When The Sun Goes Down(3)

  

         宾主尽欢——或者说表面上宾主尽欢之后,阿不思并没有出言挽留借口有事的狄安娜。在强压怒气的女巫转身离开之时,他甚至颇为愉快地说了声“晚餐愉快”。
         当狄安娜的袍角消失在石阶尽头,原本只有一人的办公室中出现了另一个人影。克莱尔疑惑地把目光投向阿不思,指望他对这番看似毫无意义的举动做出解释。
         但这次霍格沃茨的校长并没有回应她无声的疑问。阿不思专注地盯着某一点,似乎在思考者着什么。克莱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角落里一个半掩的立柜中似乎有东西闪烁着微光。
        “教授,您——”她终于忍不住发问。
        “请帮我把放在那里的东西拿过来,琼斯小姐。”阿不思突然提出了要求。
        他所示意的方向正是那个角落。克莱尔走了过去,立柜中放着一个石盆,盆口有奇形怪状的雕刻。盆里所装的东西里的东西不知是液体还是气体。它像一块明亮的白银,但在不停地流动,像水面在微风中泛起涟漪,又像云朵那样飘逸地散开、柔和地旋转。⑴
         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克莱尔把冥想盆放在阿不思的办公桌上,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消减半分,反而加重了。
      “十分感谢。”阿不思冲她点点头。他将魔杖靠近太阳穴,一缕银白色物质缠绕上了杖尖。阿不思把这一点新思想加到盆里,修长的双手捧住冥想盆,转动着它,像淘金者转动沙盘一样。⑵
      “那是因为比他强的都被他无耻陷害了而已!”少女尖利的声音在校长办公室里响起。狄安娜的虚影从盆中升起,一脸愤怒地瞪着阿不思,又很快消散了。
       克莱尔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她来回打量着阿不思和冥想盆,仿佛一千只炸尾螺正在她面前翩翩起舞。
        阿不思只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
       “这是……摄神取念?”克莱尔本能地退了一步,“您不应该——这不是——”
       “那我应该是什么样的呢,”阿不思语气平缓地问,“你所知的那个阿不思·邓布利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克莱尔?”
       克莱尔的脑子几乎变成了一团浆糊,甚至于没有注意到阿不思称呼上的转换。她如临大敌地瞪着阿不思,仿佛下一秒他会说出什么更加可怕的话来。
      而阿不思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空间与时间的转换一直都是魔法界研究的重要课题。”他微微一笑,“容我猜测,你和格林德沃——也就是海因茨小姐似乎来自同一个地方,一个区别于我们所在世界的世界?”
     克莱尔深吸一口气(她发现自己已经做过好几次这个动作了),努力克制住自己夺门而逃的冲动。她自暴自弃式地往椅子上一坐:“您为什么不直接进我的脑子里看看以验证您的猜想呢?”
     “我不会对无恶意的人使用摄神取念的。”阿不思平静地说,“尤其在这个人试图维护我的情况下。”
      “你看,克莱尔。”他俯视着笼罩在夕阳余晖下的霍格沃茨,“这很美,是不是?”
      克莱尔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可是一旦战争打响,这一切都会毁于一旦。”阿不思绕会桌前,拨弄了一下桌上的银器。一股白烟在半空中幻化成了老人的形象。他端详着那个须发银白的老人:“克莱尔,我很感谢你的信任,但你必须知道,我和你认知中的邓布利多不一样。”
       “你所知的那个魔法世界——不管它是不是真实的——太理想化了。”他的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嘲讽,“如果爱能解决一切,那将是一个多么甜蜜美好的乐园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克莱尔试图反驳,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她只能说服自己般地又重复了一遍:“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阿不思用悲伤的口吻说。
      “爱不能阻止流血,因为我们的敌人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克莱尔,我不是圣人。如果肮脏的手段可以保护大多数人,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将其付诸实践。”
      他低下头与克莱尔对视 那张年轻俊秀的脸上第一次显出了历经百年的沧桑。
      “当然,我无法强迫你接受这样的观点。”他最后说,“现在,你大概比较愿意和海因茨小姐一道,我不会干涉你的选择。”
       他说的对。克莱尔想。如果这个阿不思·邓布利多真的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那么也许放任海因茨把这件事宣扬出去比较好。
       可是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另一个声音却在她的心底响起,如同魔鬼的低语:生活本来就不是童话。何况,他看上去那么年轻,那么坚定,那么……令人向往。
       那双蓝眼睛依然注视着她,坦荡,好不退缩,就像风暴来临前的大海,澄澈平静,深处却蕴藏着能掀起惊涛骇浪的力量。
      “怎么可能。”她鬼使神差地喃喃,“我是……彻头彻尾的邓布利多的人。”
      于是蓝眼睛的主人微笑起来。
      “我的荣幸。”他说。

    

      

       魔王邓:“少年,和我一起去拯(tong)救(zhi)世界吧。”
       克莱尔:“行行行,好好好,你帅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