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When The Sun Goes Down(4)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狄安娜表现得相当安分——甚至有点安分过头了。如果不是她还三天两头向克莱尔灌输“汤姆之所以变成伏地魔都是老蜜蜂的错““邓布利多贪污受贿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理论,克莱尔几乎要以为她被阿不思的摄神取念弄坏了脑子,忘掉自己的复仇大业了。

        “她似乎还在给其他同学灌输这样的理论,我不知道相信她的人会有多少。”某次会面时克莱尔忧心忡忡地告诉阿不思,“真的不用管吗?”

         阿不思只是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这除了让克莱尔又像磕了十几盎司迷情剂般神魂颠倒了一次,对目前的情况起不到丝毫安定人心的作用。

         而肖恩也越来越行踪不定。克莱尔并不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但找不到人商量对策还是让她很有些郁闷。尤其是随着狄安娜兴致的越来越高昂,她的不详预感也越来越强烈了。

          所以,当印着阿不思头像的报纸伴着窃窃私语声在早餐卓上传阅开来的时候,克莱尔并没有觉得特别惊讶,反而有一种“终于来了”的谜样解脱感。她从猫头鹰的脚上解下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上面加粗的巨幅标题“被隐藏的真相——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沉甸甸地砸在她的心上。

          “纯血贵族”的大手笔。克莱尔不无讽刺地想。买下《预言家日报》的整个专栏得花不少加隆吧?

          她摊开报纸。斯基特的文风一如既往地尖刻又浮夸。

         “……在确保继续囚禁他的妹妹。因为,第一任看守死后,阿利安娜·邓布利多可怜的处境并没有改变……”

         “……两个才华横溢的少年,他们就像火和锅一样投缘……”

        “……而阿不思·邓布利多又是多么令人不齿,在本应哀悼亡母、照顾妹妹的时候,他却忙着谋划自己争夺权力……”①

         在用大量版面描写了阿不思的少年生活后,斯基特又以煽情的笔调叙述了“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难以言说的秘密关系”,“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一拍即合的疯狂梦想”以及“当年决斗中黑魔王为爱自囚的事实真相”。

        一派胡言!克莱尔将报纸重重丢在一边。她站起身,看了一眼教师席正中空出的位置,离开了礼堂。她一路心事重重,根本无暇顾及周围,因此在被人拦下的时候,她险些撞在那个人身上。

       “跟我来。”狄安娜面色不虞地说。

       克莱尔站在原地,努力克制住自己想她的漂亮脸蛋丢几个恶咒的冲动。她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还有课。”

       狄安娜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待会儿我帮你向西弗……斯内普教授请假就是了。”

      “……好吧。"克莱尔迟疑了片刻,记忆中阿不思交给她的任务占了上风。她跟随狄安娜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习以为常地看着狄安娜布下一堆防护性咒语:“是什么事?”

      “你看没看《预言家日报》上的那篇文章?”

      在得到克莱尔肯定的答复后她又急不可耐地问:“感觉怎么样?”

      克莱尔犹豫着。“感觉……”她试探地回答,”和你平时告诉我的没什么不同?”

      “我没问你这个。”狄安娜压低声音:“我的意思是,你的那些格兰芬多同学——”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他们有什么看法?”

      “……”拼了!克莱尔咬了咬牙,换上一副义愤填膺的面孔。

      “他们都很生气,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她说,“真没想到邓布利多是个……是个……”她和自己较了半天劲也没成功憋出个骂人的词来,只能含糊地跳过这个话题。“狄安娜,我想邓布利多的邪恶面目马上就要被彻底揭穿了!”她用演话剧的语调这样说。不用看也知道,她的演技一定很糟糕。

       不过好在狄安娜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当然。”她冷笑一声,抖开一直握在手里的《预言家日报》,上面克莱尔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小角落里刊登了一则简短的声明,说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于今晚八点造访某个著名的巫师电台,对最近关于他的一些言论作出回应。

        “我已经等不及看他的下场了。”狄安娜刻毒地说,她一甩自己金色的长发,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克莱尔:“……”所以她把自己叫过来就是为了炫耀一下她有多么的英明睿智?

       果然,此人多半有病。克莱尔耸耸肩,重新迈开步子,目的地却不是魔药教师,而是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既然某个人答应了帮她请假,那她又何必对着张一言不合就给格兰芬多扣五十分的脸自讨没趣呢?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把变形课的论文写完。

      至于斯基特的那篇破文章?克莱尔想起报纸上的那则简讯,心里莫名地安定万分。

       阿不思会解决这场闹剧的。


①引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丽塔的部分,本来想自己写一些的,后来被自己恶心到了。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