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When the Sun Goes Down(5)

章前警告:本章所含ggad的主要内容为苏文世界的魔王邓和背锅格,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易引起不适,请谨慎选择观看,不要殴打作者【】





五.

       “······那么,接下来我们即将专访的是阿不思·帕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莱恩·邓布利多,霍格沃茨魔法学习的现任校长,国际巫师联合会主席,威森加摩首席———”

      “这就足够了,格蕾斯。”阿不思半月形镜片后的蓝眼睛眨了眨,“我想大家对在巧克力蛙卡片上看到的这一长串已经烦不胜烦,不然也不至于‘三张莫佳娜换一张阿格丽芭,三张邓布利多换一张莫佳娜'了。”①

      女记者相当配合地笑出了声。“您应该和制造商们表示一下抗议,说不准我们的丽塔·斯基特女士就是因为这个才对您颇有成见的。”她不无轻蔑地说。

      这就是要进入正题的意思了。格蕾斯·森图涅尔,《巫师周刊》首席女记者兼WWN特约评论员,以风格犀利著称——然而她一向对阿不思·邓布利多怀有敬意(以及对斯基特怀有的看不顺眼),因此也不吝以一个较为温和的方式作为开场。②

      阿不思沉默了片刻。“我必须承认,斯基特小姐说得不无道理。”他缓缓地说。

      “盖勒特·格林德沃······被他所蛊惑,是我曾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格蕾斯瞪大了眼睛:“您的意思是······”

      “是的,”阿不思坦率地承认,“我曾爱慕过盖勒特·格林德沃。但至于他是否对我抱有相同的感情······”他苦笑着没有说下去,电台的听众也不可能看到他的表情,但那声音中的苦涩却是十分明白。

       “那是多么无知又轻率的一个夏天啊!我曾以为他是世界上惟一能理解我的人,可惜,我错了。”

       “格林德沃向我许诺他能给整个巫师界带来希望,让巫师们可以不必躲藏,和麻瓜们和平共处。他欺骗了我······直到我最后发现了他真正想要做的是什么。”

       “我们争吵了起来,争吵很快又演变为决斗,他对阿不福思用了钻心咒,阿利安娜想要帮忙······”阿不思的声音轻微地颤抖着,”格林德沃杀了她。也许是有意,也许是误伤,但这都不重要了。“

       ”阿利安娜是您的妹妹吗?“格蕾斯轻声问。

       “是的,阿利安娜是个很乖巧可爱的女孩。"阿不思露出一个怀念的表情,“她从小身体不好,我的母亲去世后,是我一直在照顾她。她曾经被村子里的麻瓜惊吓过,精神状态很不好,母亲和我不敢让她出门,怕她再受到伤害······但这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太残酷了,说是囚禁其实也不为过。针对这条指控,我无话可说。”他的蓝眼睛里盛满了愧疚和痛苦。

       格蕾斯擦拭了一下眼角。阿不思继续刚才被截断的话题:”然后格林德沃逃走了,开始他统治欧洲的计划。我回到了霍格沃茨任变形课教授一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了。”

       "斯基特女士针对您的指控中有一条,是您在格林德沃肆虐的时候,拖延决斗的时间······”说到这里时,格蕾斯总算想起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我无法面对他。”阿不思说道,“我的恋人,杀了我同样爱着的亲人,而他还要杀死更多的人,这让我觉得我也是杀人凶手。”

     格蕾斯脱口而出:“这不是您的错!您又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谢谢你格蕾斯。”阿不思疲惫地笑笑。“格林德沃从未试图将势力扩展到英国,这让我产生了一些不合时宜的错觉。我试图说服他放弃那个疯狂邪恶的梦想,但我失败了。我终于意识到从格林德沃身上,获取哪怕一丝真正的感情都是奢望,而我的犹豫在害死更多的人······于是我去找他,打败了他并把他关进纽蒙迦德——说来可笑,他之所以从未涉足过英国,不正是因为害怕这样的结果吗?”阿不思的声音带着伤感的嘲讽,“然而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却是我不愿意回首的,它昭示了我是如何的愚蠢而被人蒙蔽双眼,以至于成为了灾难的帮凶。我的懦弱使我隐瞒了它,这是我的错误,那么我就有责任承担隐瞒所带来的后果。”

       这番话传进了所有守在收音机前的英国巫师(那基本上也是所有英国巫师了)的耳朵,并将在不久后传遍整个巫师世界。克莱尔自然是不会错过的。她正坐在尖叫棚屋的地板上,对着收音机热泪盈眶:“他怎么能这么想!这根本不是他的错!”

        她眼泪汪汪地看向她的同伴,想要获取认同,却被吓了一跳。青年明显是在认真听着广播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不知怎么就突然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连眼泪都止住了。

       好在青年很快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朝她微笑了一下。克莱尔左看右看,松了口气:没问题,还是那个温和好说话的肖恩。

      被这么一打岔,广播已经到了尾声,克莱尔也总算冷静了一些。她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肖恩,你怎么想?”
       “你觉得呢?”肖恩反问。
       “阿不思根本就不用为这件事觉得愧疚,要我说,他还是受害者呢。”克莱尔干脆地说。
       肖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愣了片刻。他低下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接着,一种奇异的讽刺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克莱尔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种近乎刻薄的表情,想到这个表情可能是针对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愤愤不平:“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我又没有谈过恋爱,只是听阿不思说的……难道你有过类似的感情经历?”

       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肖恩并没有否认。

        “有过。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他说,“我的错误。”

       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沉重的意味,克莱尔能隐约察觉,却不知道那是什么。而当她试图追问的时候,肖恩却轻巧地把话题岔开,转而开始说起克莱尔刚完成的变形课论文来。直到最后克莱尔和他道别、通过密道回到学校,都没能从他口中问出所谓的“错误”是指什么。

        肖恩转移话题的能力也太强了吧,还是阿不思好。她愤愤地想,开始回味起刚才的专访来。

         “盖勒特·格林德沃······被他所蛊惑,是我曾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接着响起的是肖恩的声音:

         “……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我的错误。”

        明明是差不多的话,阿不思就要坦诚多了。克莱尔想。

         北风呼啸着卷过霍格沃茨的围场,克莱尔缩了缩脖子,亢奋的神经却好似被这冷风刮得冷却了下来。她一个激灵,想起刚才阿不思在电台里说的:

        “我曾爱慕过盖勒特·格林德沃。但至于他是否对我抱有相同的感情······”

         那么苦涩的语气,听得人不由得感同身受。然而克莱尔却突然感到了一丝迷茫。

         曾经那么惨烈那么不足与外人道的感情如果依然存在,一个人真的是能做到如此游刃有余地和盘托出的吗?

          而如果阿不思已经如他所说的放下了,那语句里的伤感与深情为什么会那么自然,自然得……恰到好处?

         克莱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而接着,阿不思的那双蓝眼睛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在那犀利的审视目光下,她不由得为自己的想法羞愧万分。

       “我都在想什么呢。”克莱尔严厉地自言自语道。她摇了摇头,把刚刚可笑的念头抛在脑后,朝塔楼的方向大步走去。






①巧克力蛙里的卡片上的人名,出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那句话是我瞎编的。
②WWN,巫师无线联合广播,女记者是我瞎编的。












      本回合苏妹采用的是经典的召唤·斯基特之ggad究极ooc黑粉同人大法,魔王邓的拆招则是卖惨推锅大法,成功把严肃的刑事案件(和黑魔王合谋搞事)转成了很不严肃的感情纠纷(和英俊的黑魔王有一腿),而且自己还是受害方……
       至于当着全国巫师出柜这种事情,你们要相信在这个神奇的存在男男生子魔药的同人世界里,搞gay这种事都不叫事啦……
        另外白莲邓写得好爽哦,写比苏妹还白莲的魔王邓就更爽了【望天】

小剧场:
        苏妹:“嘤嘤嘤……”

        

        魔王邓:“不就是嘤嘤嘤?我也会,虐不虐,虐不虐,你就说虐!不!虐!哭,都给我哭!”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