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对手·朋友

对手·朋友

     这个故事不长,背景也不是很明晰。但是,请记住——

    有这样一种朋友,叫对手。

   ……

    好吧别打我我说实话这就是一个嘲讽一个伪面瘫打着打着打出友情的愚蠢故事……

友情向的占tag抱歉

———————————————————————————————————————

对手我敬你十年对手

挚友我做你一生挚友

                    ——————————《最佳对手》

(一)

       韩文清和叶修的缘分始于网游。拳法家「大漠孤烟」,战斗法师「一叶之秋」,从网游“荣耀”开服起就势同水火的两个角色。一个正经一个懒散,一个稳重一个嘲讽。唯一的共同点只有,他们都够强。

       韩文清和叶修是朋友。

       这个事实经常被听到的人当做是愚人节的笑话,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韩文清和叶修都应该是宿敌,而且是不共戴天的那种。

       事实上,韩文清在荣耀职业联赛上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也的确是“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欠揍”。18岁的他绝对不会想到在之后的十年间,这个看上去懒散又嘲讽的竞争对手,会成为他的挚友。

       那时,叶修还不叫叶修。

 

(二)

      “哟,老韩对吧?哥叫叶秋。”少年的语气令人火大,“赛场上见到哥,可别吓得直接GG(认输)了啊。”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先反驳一下关于“认输”的言论,还是应该先弄明白为什么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小的家伙要自称“哥”,所以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瞪着这个自称“叶秋”的少年,一言不发。

     “诶诶别那么凶啊,”叶秋挥挥手,“吓得哥都要交出钱包了。”

    “我会赢。”韩文清说。即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一些,属于少年的那份争胜心可是一分未少。

    叶秋耸耸肩。“那赛场上见啦。”留给韩文清一个吊儿郎当的背影。

    “我去这人谁啊?”韩文清的队友围了上来。

    “……「一叶之秋」。很强的对手。”一个奇怪的家伙。

   “准备比赛吧。”

    之后,韩文清率领的霸图战队,在那一年止步四强。

     之后,叶秋率领的嘉世战队,在那一年杀进了总决赛。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冠军,嘉世战队;队长,叶秋。

     荣耀职业联赛第一赛季MVP,「一叶之秋」;操纵者,叶秋。

     韩文清反复研究着比赛的录像视频。手持战矛的战斗法师强硬地撕开对手的防线,流光划过寒锋,明明是最朴实无华的打法,却生生演绎出了绚丽的战斗。似乎,强大到不可战胜。

      ……完全无法和那个让人火大的懒散少年联系在一起啊。韩文清想。  

 

(三)

     接下来的三年是叶秋的时代。连续三年总冠军。MVP。嘉世王朝。

     终成,“斗神”叶秋之名。

     第三赛季霸图的发挥不算出色,不得已提前开始了夏休期。总决赛那天韩文清到了现场。不出意料的,叶秋再一次缺席了颁奖典礼。不知为何,这位“荣耀第一人”对赛后记者发布会、颁奖典礼以及所有需要露脸的场合都是敬而远之,以至于鲜有人能够认出这位支持者无数的“斗神”

     而此刻,这位令对手咬牙切齿,队友无可奈何的斗神大人,就坐在韩文清身边,戴着墨镜鬼鬼祟祟:“老韩,给哥打个掩护。”

     “……”韩文清觉得自己被认出的可能性要大一点。“你不戴墨镜一没人认得出来。”他面无表情地说。

    “那不一定,”叶秋叼着根冰棒口齿不清,“哥人气可高。”

     韩文清决定无视掉他。

     “诶我说老韩,”叶秋用空着的那只手戳了戳韩文清,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记怒视:“你们霸图这赛季发挥得不怎么样啊,”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啧啧哥看着都心疼。”

      韩文清突然伸手摘下叶秋的墨镜。“叶秋你给我听好,”他在“老韩你干什么”的抗议声中直视着叶秋的眼睛,“事不过三,霸图会赢。”

     “行啊老韩,”叶秋挑眉,“哥等着。”等你,击败我。

 

(四)

     一年后。

      嘉世战队卫冕失败,止步总决赛。

      荣耀职业联赛第四赛季冠军,霸图战队。

     记者发布会结束后,韩文清在选手退场通道里找到了叶秋。走廊里的灯光不算太亮,一点火光明明灭灭。

      “会场禁烟。”韩文清皱眉。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叶秋还是惯有的满不在乎的表情,“早知道去年就不给自己立flag了……”

      “恭喜啊,老韩。”

     韩文清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所谓“立flag”到底是在指什么。他突然发现自己无法接话。“哦”?感觉好像太冷淡了;“同喜同喜”?怎么觉着这么幸灾乐祸呢……越来越纠结的后果就是,韩文清的脸色越来越诡异了。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啊老韩,”叶秋夸张地打了个哆嗦。“为什么无论你做什么表情感觉都只有‘交出钱包不杀’这一个意思?”

    韩文清:“……”叶秋你这么坏气氛你家里人知道吗。

    “行了行了你也别安慰哥,”大概是韩文清的脸色愈发凶神恶煞的缘故,叶秋终于正经了一些,“哥可没那么脆弱……再说哥要再连胜下去联盟就该因为冠军太没悬念而倒闭了。”

   “下赛季,我们走着瞧。”

   “怎么样,可别轻敌啊。”

   “先管好你自己吧。”韩文清冷哼,心里却莫名有点高兴。叶秋就是这么一个人。安慰什么的对他来说。完全是不必要的东西。他似乎天生就该站在荣耀的顶端。

    韩文清突然开始期待下赛季。

    叶秋亦是。

   只不过,他和他都不曾想过——

    这一等,便是六年。

 

(五)

     第五赛季,嘉世止步季后赛四强。

     第六赛季,嘉世倒在季后赛首轮。

     第七赛季,嘉世未能进入总决赛。

     第八赛季……

     嘉世,总排名第十九,倒数第二。有史以来最差成绩。

     惋惜、质疑、嘲讽……纷至沓来。

     叶秋看着闪烁的QQ图标苦笑。和主人一样简单粗暴的风格。

     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你怎么回事?”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截了当。

   “什么怎么回事?”叶秋慢悠悠地回。

    “少装傻!”对方似乎正火大,“嘉世的人心已经散了。”

   “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你这个队长会不知道?”

     ……

    一分钟。两分钟。

    久到韩文清即将打电话问问叶秋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对面终于回了消息:“哥知道啊。”

    “不过老韩,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韩文清几乎捏碎了手中的鼠标。令他恼火的不仅仅是叶秋的毫不在乎;还有叶秋说的那句话——他说的没错,作为“宿敌”的自己,似乎的确没有立场去关心别人战队的内务。

    作为八年的对手,他们到底算不算朋友?

    他不知道。

     “……你好自为之吧。”韩文清狠狠地敲击着键盘。如果有人旁观的话,一定会为他的表情所摄而不自主地交出钱包。

     在韩文清下线的前一秒,叶秋发来了最后一条消息。

     “知道了。”

     几天后,电竞报刊头版头条——

     “斗神”叶秋,因状态下滑,宣布退役。

      韩文清攥着那张报纸,脸黑得让人望而生畏。

    “队长,叶秋退役……”副队张新杰皱了皱眉,“你怎么看?”

    “没出息。”韩文清冷冷地说,随手把报纸扔在一边。

    “继续训练。”

    张新杰看着那张起皱的报纸,暗暗叹了口气。

     说是没出息……其实更多的是不甘吧。

     电子竞技的职业寿命很短。25岁在社会上也许还算年轻,在职业选手中却已是当之无愧的大龄了   。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这个舞台,有的荣耀加身,有的默默无闻。韩文清曾以为叶秋会是那个和他一起拼到最后的人。

     只可惜,那个家伙让他失望了。

     有的人惊艳了岁月,却终究败给了年华。

   

(六)

     比赛日程的紧凑让韩文清无暇顾及太多。作为目标冠军的一队之长,留给他回忆的时间实在太少。只不过,他依旧没有适应,熟悉的队伍出场名单中,少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那个自从退役后就人间蒸发的家伙。韩文清本以为他们两个就从此再无交集。

     所以,当他听到叶秋出现在网游里的时候,他的惊讶绝不输给战队里的任何一个人。

    「君莫笑」。散人。一个从未在荣耀赛场上出现过的角色。

     这家伙……是打算复出吗?

     韩文清承认,他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过叶秋在想些什么,这次也一样。当叶秋在竞技场中大大方方地放弃抵抗的时候,他的怒气值再一次蓄到了满点。

     “你什么意思?”可怜的键盘再一次遭了殃。

     “老韩同志,你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只是这样一场比赛而已……”叶修说。

     “当然,我知道你任何时候都喜欢全力以赴。”叶修接着说,

     “不过,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韩文清说。

      “认输的话,就自己退出吧。”

       “退出,也不意味着认输。”对面回了一句颇具哲学感的话,然后干脆利落地下了线。

       韩文清怔怔地盯着电脑屏幕。一旁观战的张新杰惊讶地发现,一贯不苟言笑的队长,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笑意。

       “为什么呢?”张新杰搞不懂这个问题,“看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摆明了就是想输。”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输,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韩文清说。

        “这样他得到了什么?”张新杰有些不解。

        “时间。”韩文清淡淡地道。

        张新杰怔了怔,依稀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不会以为那个家伙是真的投身到网游业了吧?”韩文清说。

       “啊!”

       “或许再过一年,我们就又会在正式的赛场上见到他了。”韩文清说着,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跟着,握紧了拳头。

       别再让我失望了。

       叶秋。

 

(七)

       叶秋没有让韩文清失望。

       荣耀职业联赛第九赛季。全明星赛。观众挑战赛。

       战斗法师手中的长矛,右手持尾拉到背后,左手在前虚托,斜指长空。那本已被对手避开的攻击,就在此时突然一歪,像是扭了一下脖子一般,触到了对手的身上。大招伏龙翔天,全中!

       “龙抬头?是谁在台上?!”韩文清猛地站起身。其实无需问,他心里早就有了定论。

      叶秋,只能是叶秋。除了他还能有谁?

      他回来了。

      果然,不久之后,传出了叶秋复出的消息。高龄选手、草根战队、复仇之战……本就是能令无数电竞记者兴奋不已的新闻。然而,这都比不上一条消息来得劲爆——

      前嘉世队长、“荣耀教科书”、斗神叶秋,无数荣誉加身的叶秋,本名并不是叶秋。

       他叫叶修。叶秋,是假名。

      消息传出,有质疑者,有迷茫者,更有恐慌者。无论是叶秋……不,现在应该叫叶修了。无论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觉得有点无所适从。这种“原来我支持/嘲讽了这么久的人不是本人”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

      不过韩文清对这条消息只是一笑置之。虽然那个家伙的举动总是出人意料,但是……

       那又怎么样呢?

      反正不管是叶秋也好,叶修也罢,他永远都不会认错这位老对手、老朋友。

      所以,当记者问到韩文清对于叶修复出的看法时,他瞪着镜头丢出一句:

      “我等你回来。”

        ……

       “啧啧,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直白……”叶修看着采访视频咋舌。

       记者追问:“阔别联盟这么久,此时此刻,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呵呵。”叶修笑了笑,随即开口道“我回来了。”

 

(八)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冠军,兴欣战队;队长,叶修。

        韩文清站在场馆外,听着比赛场内的欢声雷动。

         这家伙,真的做到了……

         韩文清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有惊叹,有感慨,也许还有一点羡慕——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也算是踩着霸图战队回归荣耀之巅的。

         但是,是羡慕,而不是嫉妒。对于冠军,没有人会比职业选手更期待了。而他们当中能获得这份荣誉的,总是一小部分。任何一位冠军获得者,都值得他去羡慕,去尊重。

        一只手突然搭上他的肩,让正在走神的韩文清略微地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叶修那张十分欠抽的笑脸近在咫尺。

         “我去老韩你怎么突然回头!”叶修一缩手,“吓哥一跳!”

         ……被吓一跳的明明是我好吗?韩文清无语。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十年叶修,一如既往……的毫无节操啊。

         “等一下,”韩文清皱眉。他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你又逃了记者发布会?”

        “你又不是不知道哥最烦那个……”叶修一脸无辜地摊摊手,然后笑得一脸算计:“诶老韩,烧烤摊走起啊?哥昨天发现这边有家烧烤性价比特别高……”

        “你请客。”

        “我说老韩,心不能这么脏啊。”

        “没你脏。”

       “啧啧。”

       “叶修。”

        “啊?”

       “你还会打下去吗?”

       “呵。”叶修扬起嘴角。

        “也许吧。”

 

 

「我等你回来。」

「我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