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死期未至

     这是一篇各种狗血中二欧欧西参杂死亡梗转世梗失忆梗厌世梗玄幻梗言情梗性转梗并且不晓得是he还是be的东西。别理我,我有病我自豪。

————————————————————————————————————————————————————————————



    那个自称“死神”的家伙在某一天的晚上突然找上了我。

    彼时我正坐在江边的堤上发呆,一转头,正对上那张可恶至极的笑脸。

    “嗨,我是死神。”他自来熟地在我身边坐下,递给我一罐啤酒。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死神

    我回收的第一个灵魂,属于一个肺癌晚期患者。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病床上,长一声短一声地咳嗽。我提着镰刀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他:“嗨,我是死神。”这是我一贯的出场白。挺戏剧的不是吗?前辈们告诉我,能吓到人的死神,才是合格的死神。

    然而他只是用余光瞟了我一眼。“哦,你来了啊。”语气平淡得好像是在招呼来探病的朋友。

    咳,我必须承认,那一刻我觉得有点挫败。别笑,死神也是有尊严的。“你就要死了,”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告诉他:“也许是几天后,也许就是下一秒。”

    “不能给我个具体点的时间吗?”他挑眉,“有没有点工作素质?做死神做到这份上简直失败到哭好吗?”

    “……”我发誓,那是我从业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动了杀人的念头。“嘴巴再厉害过几天也不还是要变成一抔灰,”语气带上一丝火药味,“有功夫耍嘴皮子还不如反省下当初为什么抽那么多烟。”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冷不丁问:“你有喜欢过的人吗?”

    “咳咳咳……”我被他的突然发问呛了一下。“开什么玩笑,我是死神啊大哥!”

    “哦,那就是没有了。”他一脸“呵呵你这loser”的表情。

    我几乎按捺不住:“你什么意思!”

    他却转头望向窗外。“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他自嘲地笑了笑,“最难不过爱别离,最苦不过放不下……那个家伙可是占了个大半。”

    “反正,那个嚷着要我戒烟,和我约着去看雪的家伙已经不在了。”

    “喂……”我看着他突然沉寂下来的神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那个害得我开始伤感的家伙却突然笑倒在病床上:“诶呦我去你怎么这么好骗啊哈哈哈哈……”哪里还有半点悲伤的神色。

    那天我直接从位于17层的病房跳了下去,因为我觉得如果再待下去的话,我会忍不住违反条例,在这个拉仇恨的家伙死期到前先下手砍了他。

    然而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去了好几次。别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那可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总得给自己留点纪念——如果差点被气到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公殉职的死神也算是“纪念”的话。自从知道我不能拿他怎么样之后,这位将死之人就愈发肆无忌惮起来。他再也没有提起过那个关于“喜欢“的话题,只是嘻嘻哈哈地嘲笑我的不专业和没水准。

    “啧啧,哥都有点羡慕你们死神了,”他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差劲成这样居然都不会失业的。”

    “……真是谢谢夸奖啊。”我咬牙切齿。

    “诶你说,哥死了以后能不能也去混个死神当当?”他无聊地拨弄着吊瓶,“反正看起来门槛不够高。”

    “你最好祈祷不要是这样,”我阴森森地说,“否则作为前辈,我一定教你好,好,做,死,神。”

    他懒洋洋地笑:“那还真是多谢指教了。”眼底分明写着“呵呵呵呵你还前辈个什么事都不懂的菜鸟还想教育哥”。

    “……”我二话不说,再一次从窗口跳了出去,身后是他毫不留情的笑声。

    这种日常持续了多久呢?现在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他终究没能看到那一年的雪。

    “你就要死了。”我提着镰刀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他。“这次我能告诉你具体时间了。你还有三分钟,有什么要说的赶快。”

    “切……”他笑了一下,虽然看起来只是扯了一下嘴角。“人家都是……亲戚朋友……为什么……我只能盯着你啊……”

    “废话真多。”我瞪了他一眼,“还有两分钟。”

    “你说……人死后……有灵魂吗?”他一字一句说得极其艰难,“地狱……存在吗?”

    我被他气笑了。“你是祥林嫂吗?都快死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他不语,只是执着地盯着我,好像我不回答他就拒绝去死一样。

    “行了行了我告诉你行了吗?”我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心慌,抬起了手中的镰刀,“有灵魂,有地狱,你要见谁到时候自己去找,ok?你能安心去死了吗?”

    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嘲讽我。事实上,他已经没有力气说什么长句了。他的嘴唇颤了颤,勉强地挤出几个破碎的音节:“……谢谢。”

    “这可不像你啊……”我轻声说。

    镰刀挥下。

    “喂,下雪了。” 




    “你还有那么文艺的时候?”江边已经看不见路人,昏暗的路灯似乎根本起不到什么照明作用。我看着身边喝啤酒喝得不亦乐乎的家伙,觉得人生真他妈奇妙。“话说回来,死神也喝啤酒的吗?”

    “谁年轻时没干过几件傻叉的事情?”他豪迈地一饮而尽,“我热衷于一切人类的事物。”啤酒罐划过一条流线,准确地落入了……江里。

    “……那你知不知道人类乱扔东西是要罚款的?”

    “Who cares?”他流里流气地耸耸肩,不像死神,倒像个无所事事的不良青年,“我又不是人。”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不对,无耻之神。

    “那后来呢?”决心不跟他计较是不是人的问题,“后来那个人有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人?”

    “没有地狱。”

    “啊?”

    “我说,没有地狱。”他变戏法似的掏出一罐新的啤酒,“我骗他的。”

    “死神,说是神,其实也不过是一种以灵魂为食的生物罢了。”

    “死去的人,灵魂要么立刻转世投胎,要么成为新的死神,要么成为死神的食物……虽然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你骗了他?”我呆滞地看着他。

    “总比他心怀不甘地死掉好吧?”他有点好笑地看着我。“反正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再说我又没吃了他。”

    “所以说当年的我真善良啊,明明那个家伙总是把我气得半死,而且这么做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就像我刚刚说的,谁年轻时没干过几件傻叉的事情?”


死神

    “好了不说别的了,”我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孩,“你确定你真的要用生命来证明你比别人更傻叉吗?傻叉的事有很多可命只有一条哦。”

    “我要是不确定,你会出现?”少女用看白痴的眼神斜了我一眼。“谢谢你的啤酒。”她站起身,走下江堤。

    “喂喂喂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赶忙跟上,“要找死的话跳楼上吊割脉都是好方法,跳江的话又痛苦死相又难看哦。”

    “有没有人说过你话很多。”又是那种看白痴的眼神,“话这么多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你懂不懂?”

    “……我又不是反派。”说好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呢这死孩子怎么嘴巴更毒了。“真的想好了?其实我更推荐安眠药哦你会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知道溺水是什么感觉吗?”她打断了我的唠叨。

    “哈?”

    “首先,水会通过口鼻直接灌入肺部,你会感到呼吸困难,于是本能地挣扎,”水没过了她的脚踝,“越挣扎水就进去得越多,将空气从肺里挤出来,直到你窒息而死,”水已至腰际,“人会在水中享受大概三分钟左右的痛苦时光,你可以用来为你苍白又无聊的一生忏悔。窒息、绝望、恐惧……淹死是洗刷人类灵魂的最好死法。”

    “虽然我体会不到你说的那种感觉,不过我还是要承认这的确够疯狂。”我轻飘飘地踩在水面上,绕着她转了一圈。她只剩一个肩膀一个头还露在外面,看起来有点滑稽。“不得不说这的确很适合中二期的少年,如果你再长大一点就会发现自杀真是愚蠢……不过你恐怕没机会了。”在她露出不耐烦表情的前一秒,我伸手轻轻一推。

    “好走不送。”




    脚下一空,冰冷的江水几乎在同时呛进了我的口鼻。撕裂般的疼痛从气管一路蔓延至肺部。本能地张口试图呼吸,却加速了氧气流失的速度。现在才发现,什么人死之前过往会在眼前一一浮现全是扯淡。意识由于缺氧而有些模糊,来时所想的种种此刻早就忘了个干净。豪言壮语也好愤世嫉俗也好,如今只剩下尖锐的恐惧感。

    不想死。

    我还不想死。

    大脑归于一片空白。

——————————————————————————————————————

    意识再度清晰起来。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正拼命咳嗽,喉间是浓重的铁锈味。过了好一会,我才从剧烈的咳嗽和呕吐之中缓过来,意识到自己正跪在江边的沙地上,粗糙的沙砾磨得膝盖生疼。

    “怎么样?还想不想找死了?”周围似乎有人在说些什么,夹杂在嗡嗡的耳鸣声中听不真切。我胡乱地摇着头,勉强抬眼,却和那张熟悉到欠揍的笑脸来了个面对面。

    “抱歉啊。”他眨了眨眼,“我突然觉得你命不该绝……虽然我今年的年终奖估计又泡汤了。”

    “耍人玩很有意思?”我有气无力地对他说,尽管这看上去更像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你有没有名字?我要死了一定去投诉你。”

    “你要是死了我一定当场吃掉你的灵魂,”他笑眯眯地挥挥手,“再说死神是不会记得生前的事的,我们只有代号。”

    “那你代号是什么?我发誓我明天就玩笔仙把你的事迹传遍整个非人类界。”

    “熊孩子先顾好自己吧,”他一脸轻蔑,“喏,你身份证都掉了。”

    “还有,我的代号是秋木苏。要八卦的话可别八错人了。” 他的身影逐渐飘散至虚无,地上只留下了一张湿漉漉的身份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叶琇。








好的解释一下这篇文:

    ①伞哥没有转世,而是成为了死神,他收取的第一个灵魂就是叶神的,而当时刚刚被抹去记忆的伞哥没有认出叶神。

    ②叶神转世后成为了一个有严重厌世倾向的妹子,妹子决定自杀,刚好碰到了来执行回收任务的伞哥。

    ③伞哥经过多年的磨练记忆有一些松动,所以尽管不认识妹子,他还是本能地选择保护叶修的转世。

    ④最后那个“琇”字,念“xiu”(第四声),意为一种像玉的石。取这个字是因为妹子虽然是叶神的转世,但终究不是叶神本人。

    是的我知道这篇文很丧病……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