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嗨少年,吃安利吗?

树与花(2)



       孙哲平必须承认他对这株自称上辈子是人的藤蔓产生了一点兴趣。

       “人类也会投胎成植物吗?”他问,“我还以为只有动物才会。”比如说异常悲剧的自己。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张佳乐一脸认真,“其实是因为我上辈子是植物人……”他闷闷地笑。

       “……”孙哲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get到笑点。

       张佳乐笑够了,开始给孙哲平讲他上辈子的事。方便面里没有调味包打游戏时掉线那都是家常便饭,就连成绩也是相当的优异且稳定:小学年级第二、初中年级第二、高中年级第二、大学评奖学金也是第二。后来应聘的时候,他笔试倒是考得很不错。

      “第二?”孙哲平问得理所应当。

      “第二。”张佳乐答得生无可恋。“而且人家只招一个。”

      ……哦。孙哲平大概明白了。

      这是一个打个猎能遇上叶修存个粮能遇上韩文清就连聊个天都能遇见黄少天的主儿。

      怪不得让他当一棵每天定点吃饭(光合作用)睡觉(呼吸作用)就能活着的植物,上天果然是仁慈的。

      “那后来呢?”孙哲平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一下这位新邻居,“你找到工作了吗?”

      “……没有。”张佳乐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一个星期后,我遇到了车祸……”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孙哲平能猜到发生了什么。“抱歉。”

      张佳乐却又笑了起来。“没关系啦,反正都已经要开始另一段人生……啊不对,是藤生了,”他说,“啊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感情这位还没弄清楚自己叫什么呢?孙哲平感觉有点心累。“孙哲平。”

      “大孙。”张佳乐挥了挥绿色的藤蔓,“很高兴认识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