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寒

咸鱼脑洞er,爬墙疾如风,咕咕咕咕咕

When The Sun Goes Down(文案&第一章)

When The Sun Goes Down

BY:不觉寒

文案:

  当铂金的荣耀黯淡,当漆黑的袍角蒙尘;
  当正义遭蒙冤屈,当恶人当道横行。
  肩负魔王之姓,她来到这个世界。为了拯救爱人、亲人、友人,她将直面一切悲剧的幕后真凶。纯血的荣耀,将由她来复兴!

------------------------是粉不是黑的分界线------------------------

  德拉科·贵族·马尔福:“我——爱咏叹调!咏叹调——使我快乐!”
  西弗勒斯·圣母·斯内普:“不!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盖勒特·制杖·格林德沃:“邓布利多!你有本事找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呐!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狄安娜·穿越·格林德沃:“觉悟吧,邓布利多!”
  阿不思·魔王·邓布利多:“你们这些年轻人呐,too naive.”
  克莱尔·懵逼·琼斯:“......妈,我想回家。”

总之,这是一个ooc人物、原著人物和穿越者一起搞大新闻的故事......





第一章

    丽塔·斯基特跨进三把扫帚酒吧的大门。这里温暖而嘈杂,巫师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罗慕斯塔女士正站在吧台后面擦拭着高脚杯。她环视了一圈,径直走向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你来晚了。”坐在那里的少女说。她浑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巫师袍里,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白皙小巧的下巴。当她向丽塔点头致意的时候,几绺金色的长发顺着帽沿滑了出来。
    “我的错。”丽塔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对方语气里隐含的高傲而淡上半分。她拉开椅子坐下,从鳄鱼皮公文包里取出一卷羊皮纸和那根大名鼎鼎(或者说是臭名昭著)的速记羽毛笔,急切地前倾着身子:“那么,海因茨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关于你所说的独家新闻......”
    海因茨轻哼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你对阿不思·邓布利多怎么看?”
    “伟大的领导者和教育者,优秀的巫师,神秘人的克星,毫无疑问。”丽塔用她那做作的声音回答。看着海因茨的脸色随着她的话越来越不满,她隐晦地挑了挑一边的眉毛,向前倾着身子,压低声音:“但就像我一直强调的那样——即使是正午的阳光下也会有阴影。”
    “只是阴影?”狄安娜冷笑,“那你未免太小瞧他了。”
    丽塔夸张地抽了一口气,堆叠起她那粗短的手指,“有趣的观点,海因茨小姐,十分新颖的想法。我是说,也许他的确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你知道——他毕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之一。”
    “那只是因为比他强大的都被他无耻陷害了而已!”狄安娜的声音猛地拔高。许多人朝她这边投来探究的目光,又在她的瞪视下一个个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狄安娜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又挂上了得体优雅的笑容:“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斯基特小姐。”她凑到丽塔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丽塔的眼睛睁大了,配上她那副粉色边框的眼镜,看上去像是只捕获猎物的青蛙。“我明白了。”她满脸堆笑地说。速记羽毛笔迅速在纸上划过,写下一个标题:“被隐藏的真相——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
    “最伟大的白巫师和第一代黑魔王竟是密友,1945年决斗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丽塔兴奋地低语,“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He......不,格林德沃小姐。”
    “别着急,”狄安娜·海因茨,或者应该是狄安娜·格林德沃轻啜了一口火焰威士忌,眯起漂亮的蓝眼睛:“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狄安娜离开三把扫帚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丽塔收好记得满满当当的羊皮纸(“梅林在上,这绝对会成为我记者生涯最光彩的一笔!”),看向她的眼神宛如看见金子的嗅嗅,或者看见违纪学生的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这让狄安娜的心情非常不错——直到她发现有人在跟踪她。
    是谁?她脚步一转,不动声色地朝旁边的树林走去。身后的人不远不近地跟着她,等到发现周围没有其他人时,已经太晚了。
    “你是谁?”狄安娜用魔杖直指对方眉心。那是一支长约十一英寸,上面刻着繁复魔文的魔杖。杖芯是由人鱼的眼泪制成,有净化的作用,对于魔药制作亦有奇效。
    “对不起,我只是想把你的东西还给你!”被魔杖指着的少女慌慌张张地举起手中的华丽挂饰。
    狄安娜接过挂饰,瞥了一眼少女略显寒酸的打扮和脖颈上金红色的围巾:“你是混血?”
    “不,麻种。”少女低下头,不去看狄安娜的眼睛。狄安娜略微思考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主意。
    “是我误会了,真不好意思。”她亲切地说,“我叫狄安娜·海因茨,以后有事情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来斯莱特林找我。”她又从钱包里取出几枚金加隆:“这就当做谢礼了。”
    “谢谢你!”少女感激又敬畏地接过来,“我叫克莱尔,克莱尔·琼斯。”
     狄安娜满意地点了点头,踏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因此,头也不回的她并没有注意到站在原地的少女抬起头,脸上的畏惧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若有所思的表情。她盯着手中价值不小的金加隆犹豫了几秒,嘟哝了句什么,还是把它们收了起来,快步向城堡走去。
     回到霍格沃茨后,狄安娜并没有回到斯莱特林那挂了两百多条院训的公共休息室里,而是急匆匆地冲上了八楼,停在傻巴拿巴的挂毯前,闭上眼睛。
     我需要一个谈话不会被打扰的地方。她来回踱着步。我需要一个谈话不会被打扰的地方。我需要一个谈话不会被打扰的地方。
     她睁开眼,闪进墙上凭空出现的门中。随着有求必应室恢复成挂毯的模样,等在里面的人立刻站起身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那人一唱三叹地问。
    “非常顺利。”狄安娜对这一套很是受用,“德拉科,转告你父亲做好准备,这次一定能让邓布利多原形毕露!”
    “那——就好。”德拉科·马尔福拖长了声音。他有着铂金色的闪耀头发,白瓷般的皮肤,得体优雅的举止和高贵的身份——当然,那随时随地开唱咏叹调的谈话方式也是不可缺少的。
    哦梅林,不愧是我心目中的贵族。狄安娜强行按捺住自己小鹿乱撞的内心:“那么,我们来讨论讨论下一步的计划吧。”

感谢 @不见时。 的电子稿支持,给你一个来自手残的么么哒~

另外GGAD的戏份可能要到后面,亲们介意我打上GGAD的tag吗?介意的话我就不打了……

评论(10)

热度(29)